【示范区创建】佛山黎家狮传承的情与忧

佛山日报 发布时间:2017-03-08

 
  黎婉珍,是佛山传统狮艺黎家狮的第五代传人,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佛山狮头项目(彩扎)代表性传承人,她和28岁的女儿周嘉欣成为最后两位仍坚持在生产的第一线的专职艺人。

  日前,记者走进她们的工作室,看见黎婉珍双手沾满浆糊,一片片刷满浆糊的沙纸被她扑在用竹子扎好的狮胚上,原本只有骨架的狮头渐渐显露出黎家狮精灵威武的雏形。这是狮头扎作的第二个步骤——扑,需要黎婉珍至少花上一整天的功夫才能完成。一旁的地上放着一个昨日扑好的狮头,经过一夜风干,浆糊、沙纸、纱布与狮胚融为一体,狮头外表扎实,可以承重一百多斤,但在舞狮人的手上又能轻盈无比。黎婉珍说:“个中蕴含的力学原理就是祖辈的智慧。”

  扎、扑、写、装,一头黎家狮的诞生需要经过这四个工序,共1300多个步骤,历经长则数月,短则数周的时间。这一门手艺的传承延续了200年从未间断,伴着黎家的家风代代相传。

  狮头扎作,“这是一件烂棉袄”

  说起中国传统技艺传承的准则,“传男不传女”可谓是当中首要的一条,然而黎婉珍师从母亲蔡燕(黎家狮第四代传人黎永华之妻),又将自己的一门手艺传给女儿周嘉欣,可谓打破了这一准则。

  黎婉珍自幼丧父,家境贫寒,她从10岁开始,便利用放假休息的时间在家跟母亲学习扎狮技艺。那时她的母亲蔡燕常常拿外工回家做,她便一边帮、一边学,“能干活的都要做,才不理你是男还是女。”

  到了16岁,黎婉珍的母亲从当时的乐器厂扎作狮头的车间退休,她便代替母亲进厂工作,也在厂里头继续精进自己的手艺。后来,黎婉珍也曾转职到玫瑰商场当售货员,但她依旧没有扔下这门手艺,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,继续从事狮头扎作。

  “我的人生多亏有这门手艺。”黎婉珍说。

  黎婉珍回忆儿时学习狮头扎作的时光,至今难忘的,是母亲对她的鼓励。黎婉珍说,小时候自己比较贪玩,学习也不集中,经常扎着扎着就跟朋友跑上街玩了。“那时候连狮型都扎不好,经常扎完就被我妈拆掉。”当时年纪还小的黎婉珍不能理解母亲精益求精的坚持,在扎狮学习上得不到肯定时,她甚至想过放弃,曾对母亲表示过自己不想学的意愿。

  “珍,这是件‘烂棉袄’(指一技之长),你以后有用的。”当时,还不懂什么是“烂棉袄”的黎婉珍听到母亲如此语重心长地鼓励她,根本想不到日后这句话会一语成谶。

  2000年左右,黎婉珍成为下岗潮中的一员,“全靠这件‘烂棉袄’,我才抵挡住下岗的寒流。”从那时起,黎婉珍成为了一名专职的狮头扎作艺人,她开设了个人工作室,一直坚持在生产黎家狮的第一线。

  女承母业,守好黎家狮招牌

  蔡燕的一件“烂棉袄”影响了黎婉珍的一生,黎婉珍在接过这门手艺的同时,她更说:“我也没什么遗产可以留下,只能将这件‘烂棉袄’传给女儿,希望她以后也能凭着这门手艺,养活自己。”

  黎婉珍的女儿周嘉欣曾是一名小学教师,三年前,她放弃稳定的工作,专职跟母亲学习扎狮技艺,并负责在黎婉珍工作室中开展教学等工作。“从小看着我妈一门心思要做好黎家狮,我自己都产生了一种责任感,想将黎家狮继续传承下去。”周嘉欣说。

  也许有的人并不理解周嘉欣的选择,但黎婉珍并不担心女儿日后的发展,她说:“有需就有求,现在还有这么多人热爱舞狮,我相信会有人认可我们这份工作。”

  现在,母女二人守着一间小小的工作室,一边对外接单扎狮,一边不遗余力地对外推广狮头扎作。平日里不时有学生慕名前来,学习狮头扎作技艺,黎婉珍和周嘉欣就在工作室中开班授课。母女二人也常走入校园,向学生们普及狮头扎作技艺,“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对狮头扎作产生兴趣。”

  然而,黎婉珍“打开家门让大家来学”做法也为她带来了一丝担忧。黎婉珍告诉记者,过去她曾收过几位徒弟,但最后不了了之。目前,除了女儿周嘉欣,黎婉珍膝下再无弟子。“有多少人能把心一横就学这一门技艺,他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学狮头扎作,这是问题。”黎婉珍说,“最怕的就是有人过来拜我为师,最后只学点皮毛,便在外面到处说自己就是黎家狮,做坏了黎家狮的招牌。”

  现在,黎婉珍除了想让女儿有能混口饭吃的一技之长外,更大目标就是要教好这个唯一的弟子,两人共同守好黎家狮的招牌。她说:“如果连自己的传人都做不好,这门手艺还能怎么传承下去呢?”